八步沙见证一份绿色的承诺

原标题:八步沙见证一份绿色的承诺

  

上世纪80年代初,甘肃省古浪县六位普通的老汉,在承包沙漠的合同书上摁下手印,誓将沙漠变绿洲。38年过去,六老汉和他们的后代,带领群众治沙造林21.7万亩,植树4000万株,形成了牢固的绿色防护带,拱卫着这里的铁路、国道、农田、扶贫移民区。八步沙林场“六老汉”三代人治沙造林先进群体被中宣部授予“时代楷模”称号,引起强烈的社会共鸣和反响。

  

这不仅仅是六个人的故事,也不仅仅是六个家庭的奋斗,更不仅仅是三代人的梦想,这是人类探寻生存之路的坚韧不屈,是对大自然的庄严敬礼!

  

黄沙不退人不退

  

一株株瘦削的枝条上,绽放着一簇簇耀眼的黄花,梭梭、沙枣、红柳等沙生植物郁郁葱葱,勾画出一条绿色隔离带,阻挡着风沙侵蚀的步伐,孕育着绿色的希望。

  

谁能想到,38年前,这里是一片漫天黄沙的不毛之地。八步沙,是腾格里沙漠南缘、古浪县北部的一个风沙口。据说,100多年前,这里只有八步宽的沙口子,所以叫做“八步沙”。还有一种说法,这里的沙子又细又软,人踩上去,脚就陷到沙里了,只能一步一挪地艰难“跋涉”,所以也叫“跋步沙”。随着气候干旱和过度开荒放牧,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这里已是寸草不生、黄沙漫地。沙丘以每年7.5米的速度向南移动,严重侵害着周边10多个村庄和2万多亩良田,给当地3万多群众的生产生活以及过境公路铁路造成巨大危害。面对步步紧逼的沙丘,一些人上新疆、去宁夏、走内蒙,开始逃离家乡。

  

八步沙见证一份绿色的承诺

  

上世纪80年代,甘肃省古浪县石满、贺发林等6位花甲老人,卷起铺盖在地处腾格里沙漠南缘的八步沙安营扎寨,治沙造林数十年如一日,终使沙丘披绿装。图为石满(左)、贺发林(右)在检查花棒病虫害。 新华社记者 李生才/摄

  

当风沙袭来时,总有人迎风挺立,让诺言成为传承的信仰,用担当创造奇迹。有人逃离家园,更有人留下来守护家园!为了遏制不断恶化的自然环境,1981年,作为三北防护林前沿阵地,古浪县着手治理荒漠,对八步沙试行“政府补贴、个人承包,谁治理、谁拥有”政策。改革开放初期,承包沙漠对于当地人来说是一件“破天荒”的大事,谁能有勇气向茫茫沙漠发起挑战?关键时刻,在土门公社漪泉大队当主任的石满老汉站了出来,他说:“多少年了,都是沙赶着人跑。现在,我们要顶着沙进!治沙,算我一个!”紧接着,郭朝明、贺发林、张润元、罗元奎、程海也站了出来。六位老汉,四位共产党员。他们以联户承包方式,组建了八步沙林场。老汉们的想法很简单,不能都走了,一定要想方设法保住耕地和家园,再难也要试一试,不能让风沙这么轻易就侵占过来。“舍不得离开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啊,这可是我们自己的家和土地,自己不去管谁管?”说起38年前为何选择治沙,张润元老人湿了眼眶。

  

这几位普普通通的西北治沙老人,被当地人亲切地称为“六老汉”。

  

面对一眼望不到头的沙漠,没有任何治沙经验的六位老汉,只能按“一步一叩首,一苗一瓢水”的土办法栽种树苗。他们头顶烈日,脚踩黄沙,整日在沙漠中拼命,辛辛苦苦种上了近1万亩的树苗。可是,一春一夏过去,几场大风刮过,活下来的树苗连30%都不到。这样的结果令六位老汉十分沮丧,但他们却没有因此而减弱守护家园的倔强。

  

一次次失败,一次次再尝试,一边多方打听求教,一边在沙地里反复摸索。终于,老汉们欣喜地发现,在树窝周边埋上麦草可以把沙子固定住,刮风时也能把树苗保住。在沙漠中,树就是希望。有了希望,老汉们更加坚定:“能干成!”从此,“一棵树,一把草,压住沙子防风掏”的治沙办法在八步沙开始推广,造林成活率和保存率得到大幅度提高。

  

让茫茫沙漠披上绿装,何其艰难!六老汉居住的土门镇距离治沙点7公里,他们只能选择最原始的方式——人背驴驮,带着树苗、草种和工具挺进沙漠。春秋时节,是压沙栽树的黄金期。为了抢进度,六老汉动员家里人“参战”,六户人家40多口人齐上阵,年纪最小的只有10多岁。卷起铺盖住进沙漠里,三块石头支起锅,开水泡馍当饭吃。大风一起,沙子刮到锅碗里,吃到嘴里把牙硌得吱吱响。黄沙不负有心人。转眼到了治沙的第四个年头,那年春天雨水多,地里墒情好,树苗子大部分成活了。望着一棵棵亲手栽种的花棒、梭梭长出了芽,老汉们高兴地笑了,吃的苦总算有了回报!

  

上一篇:中国人的故事|高原最美医生的最美故事
下一篇: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印尼水电项目组:不畏强震海啸坚守一线勘测

网友回应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